衡水新聞>>衡水人文歷史>>

傾心翰墨寫真情 ——淺談孫智勇書法

2019-11-12 09:51:55 來源:衡水晚報微信公眾號
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孫智勇,男,漢族,1967年8月出生於河北省景縣,大學學歷,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、河北省書協行書委員會委員、衡水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。習書三十餘年,初學晉唐,後追宋、明之黃庭堅、米芾、王鐸、徐渭、傅山等諸家,尤喜王鐸超邁、跌宕、豪放、雄渾之氣,近又對二王情有獨鍾,多次在全國各類書法大展中入展獲獎。 

與智勇先生相識較早,可追溯到30年前我們共同籌備成立衡水地區硬筆書協之時。他現為衡水市政協文史委主任,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。2003年後我們又同事十幾年,目睹了他近年來的快速進步,很高興為這位多年的書法朋友寫幾句話。


清朝劉熙載《藝概·書概》中説:“書,如也,如其學,如其才,如其志,總之曰如其人而已。”對於這個“字如其人”説,我深以為然。我認為,它闡釋了書法風格與書家性格性情之間的關係,指出了書家的個性氣質與其書風總體基調的一致性,是具有普遍意義的。從古至今的書法史,説書法也必聯繫到人。我就從智勇這個人説起,再談及他的書法。


智勇是一個勤奮的人。他習書已逾30年,2014年連入兩次國展後至今,每年在國內各種書法展賽中不斷出現他的名字,統計有30多次,足見他投稿次數之多、用功之勤。如果需要把智勇書法按階段劃分,我認為,2013年前是一個階段,是積土成山的儲備積累階段。2014年之後的幾年為第二階段,是初露鋒芒的飛躍爆發階段,可謂是登上了一個大台階。他筆墨中閃爍着古人的身影和自己的神韻,是他冬練三九、夏練三伏的結果,是他堅持臨帖和創作、付出了大量心血和汗水的結果,也充分表現了他對書法藝術的不懈追求。


書法是藝術,也是功夫,練好書法需要勤奮。《尚書·周書》中講“功崇惟志,業廣惟勤”,就是講,要想建功立業,必須立大志向、下大功夫。可以説,智勇的勤奮,寫出了他對書法藝術的熱愛之情。


智勇是一個膽大的人。他初學唐楷,後學宋明諸家,尤於王鐸書法用功最甚。選擇王鐸的行草書作為主攻方向,是他膽大的主要表現。沒有一定膽量,學習王鐸書法難以形似,更不要説神似了。王鐸《文丹》卷中曾有“文要膽”文要深心大力。大力,如“海中神鰲”“虎跳熊奔,不受羈約”“風來雨至,陡然莫測”等美學理論觀點,其“尚奇好異”的美學思想和“雄強沉鬱、拗峭詭奇”的藝術風格更是深深影響着他,方折勁挺的剛健線質、正欹變化的結構安排、激盪跳躍的用筆節奏、極具視覺衝擊的“漲墨”藝術效果,在他的大字書法作品中都有所表現,彰顯着跌宕、雄渾之氣。


學習書法是需要膽量的,有了膽量,才能師古不泥、入古出新。膽量大小又同書寫技法水平有密切關係,沒有一定功夫,也不會有一定膽量,正如人們常説的“藝高人膽大”。可以説,智勇的膽大,寫出了他對王鐸書法的鐘愛之情,也成就了他自己。


智勇是一個豪爽的人。他熱情豪爽,聲音宏亮,敢於直言,愛憎分明,不拘小節,富有激情。王鐸有不避廷杖之險、上疏直言“邊不可撫”的膽魄和氣概,其書法也表現出了自己內心的矛盾和吶喊。臆想他們二人性情上定有許多相通之處。這就不難理解智勇為什麼特別偏愛王鐸書法了。


書法是抒發個人性情的藝術,書法風格的形成,是日積月累、水到渠成的事,實質上更離不開個人的喜好和性情。分析自古以來的名家書法,莫不如是。法國雕塑藝術家羅丹説“藝術就是感情”,荷蘭大畫家梵高説“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團火”。可以説,智勇書法寫出了他的真性情,寫出了他心中的那“一團火”。


智勇是一個聰明的人。智勇書法在學習古人、繼承傳統的基礎上,適應了當代書法審美特點,就像書法家丁志勇先生評説的一樣,“有比較強烈的現代元素,注重吸收現代代表書家的成功特徵”、“有強烈的現代感、裝飾感”。還有他使用毛筆由長鋒羊毫到中鋒兼毫的改變,由書寫行草大字到行草小字的改變,由以王鐸為基調到以“大王”為基調的改變等等,不斷地校正着努力方向。智勇既勤奮,又有悟性,既馳而不息地練,又堅持不懈地悟。這既是他的聰慧之處,也是他成功的祕籍。


藝無止境。書法家一般都是完美主義者,王鐸也不例外,他“一日臨帖,一日應索求”,講究細節,敗筆極少,功夫很深。在這方面,是值得我們當代人祛除浮躁,潛心藝術,認真思考,好好學習的。十八世紀德國哲學家尼采曾説“藝術家一生中始終是一個孩子或一個小夥子,停留在他突然感到有藝術衝動的那個立場上,這是他的榮耀,也是他的侷限。”我也常常説,“自己始終是一個小學生”。所以,我們的學藝之路都還很長。


如今,智勇年方50出頭,按照現代最新年齡劃分,正值達年,尚未進入中年,可謂精力正旺,於書法上還是可以大有作為的。學他人之所學,取法乎上,兼收幷蓄,博採眾長,是學書成功之道。智勇近年來已經在學習“大王”及其“十七帖”上下功夫,從他的小字作品可以得窺一斑。如果把書法藝術比作一座美麗高山,我以為王羲之是書法史上登頂的第一人,後來者都是追隨王羲之登山的人。適逢盛世,攀登這座藝術高山者眾多,拾級而上,每個人每走上一個平台都可以看到同山下不一樣的風景。我相信,智勇有能力再上新台階,走得更遠更高。(師彥偉

作品賞:




來源:衡水晚報微信公眾號
責任編輯:翟一杉
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  			河北新聞網  			官方微信  			
  			河北日報  			客户端  			

相關新聞

立即打開
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